新華網 正文
于文華《秦風 晨風》MV
2019-11-13 15:23:15 來源: 新華網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  國風·秦風·晨風

  鴥彼晨風,郁彼北林。未見君子,憂心欽欽。如何如何,忘我實多!

  山有苞櫟,隰有六駁。未見君子,憂心靡樂。如何如何,忘我實多!

  山有苞棣,隰有樹檖。未見君子,憂心如醉。如何如何,忘我實多!

  《晨風》抒寫對君子的思念,表達了對君子忘懷的憂慮。詩以鳥飛投林,山有林木起興,象征與君子的契合,與歸宿,因而“未見君子”才會憂心,才會憂慮,反復詠嘆,正是同一主題的復唱,也正是情深意切的表現。

  全詩三章,章六句。首章用鹯鳥歸林起興,也兼有賦的成分。鳥倦飛而知返,還會回到自己的窩里,而人卻忘了家,不想回來。這位女子望得情深意切。起首兩句,從眼前景切入心中情,又是暮色蒼茫的黃昏,仍瞅不到意中的“君子”,心底不免憂傷苦澀。再細細思量,越想越怕。她想:怎么辦呵怎么辦?那人怕已忘了我!不假雕琢,明白如話的質樸語言,表達出真摯感情,使人如聞其聲,如窺其心,這是《詩經》語言藝術的一大特色。從“忘我實多”可以揣測他們間有過許許多多花間月下、山盟海誓的情事,忘得多也就負得深,這位“君子”實在是無情無義的負心漢。不過詩意表達得相當蘊藉。

  “山有……隰有……”是《詩經》常出現的起興成句,用以比況物各得其宜。上古時代先民物質生活尚不豐富,四望多見山巒坑谷正是歷史的必然。那颙望著的女子瞥見晨風鳥箭樣掠過飛入北林后,余下所見就是山坡上有茂密櫟樹和洼地里有樹皮青白相間的梓榆。三章則換了兩種樹:棣和檖。之所以換,其主要作用怕是在于換韻腳。萬物各得其所,獨有自己無所適從,那份惆悵和凄涼可想而知,心里自然不痛快。三章詩在表達“憂心”上是層層遞進的。“欽欽”形容憂而不忘;“靡樂”,不再有往事和現實的歡樂;“如醉”,如癡如醉精神恍惚。再發展下去,也許就要精神崩潰了。全詩各章感情的遞進軌跡相當清晰和真實可信。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蘇姍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鏡觀中國·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
鏡觀中國·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
福建建陽打造“建窯建盞”文化名片
福建建陽打造“建窯建盞”文化名片
多彩秋色“繪”泉城
多彩秋色“繪”泉城
北京豐臺:金秋賞菊正當時
北京豐臺:金秋賞菊正當時

?
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5227281
一级做人爱程全视频|一级做人爱全过程全视频|多人一起做人爱视频